架势堂.轻爵细品 浪漫乐章

架势堂.轻爵细品 浪漫乐章克劳德迪亚洛指出,爵士乐是和平、善意、文化交流的大使。

特约:子若
图:连利元、马来西亚创价学会提供


今日登场
瑞士爵士钢琴家、作曲家克劳德迪亚洛(Claude Diallo)来自瑞士的钢琴家、作曲家克劳德迪亚洛这幺说:「听音乐就像吃东西,唯有不断嚐试不同国家或地域美食,才能打开并拥有丰富且美妙的味蕾经验。」在五月温馨的夜里,弹指间,克劳德迪亚洛带来非一般的音乐飨晏,让大家陶醉在时而浪漫、时而轻快的爵士乐里!

12岁那年
被爵士乐电到

刚过的康乃馨感恩日,瑞士钢琴家、作曲家克劳德迪亚洛(Claude Diallo)带给我们非一般的飘香!那是一场轻快、浪漫的爵士乐之夜,现场除了主人家瑞士驻马大使迈克颖泽(H.E. Michael Winzap)夫妇之外,受邀的多国驻马大使也来了,在爵士乐飨宴洗礼下,平时严肃的外交使节们端坐着,也情不自禁随着时而活泼动感、时而浪漫满怀、时而轻快流畅的乐曲摆动起来。

那个五月夜,瑞士得来又很爵士!

这是一场在马来西亚创价学会综合文化中心上演的爵士乐演奏会,瑞士爵士钢琴家、作曲家克劳德迪亚洛带着3位瑞士少年音乐乐手,苏菲亚伯莱(Sophie Bright,12岁)与其姐姐克莉斯缇娜伯莱(Kristina Bright),以及路卡(Luca Schambeck,15岁)千里迢迢飞抵大马演出。

爵士乐之夜,主要配合为期一个星期的瑞士周而举行,这一天,众人随着音乐的倾泻地方,自然把目光落在外表俊秀英挺并且会说流利华语的克劳德迪亚洛身上。

他于1981年出生在瑞士东部的圣加伦州(St. Gallen),父亲是法国人,母亲是瑞士人,“他们俩都是交响乐的小提琴家,儘管如此,他并没有强迫我非得要走上音乐这一条路。”父母曾对他说:“瞧,你有这一份礼物,我们把它送给了你,至于要用它来做什幺,就由你来决定,不要有任何压力。”

架势堂.轻爵细品 浪漫乐章温暖跃动的韵律,从克劳德迪亚洛指尖轻轻流洩出来……

成功需要失败的经验

然而,冥冥中注定,他需要成为一名音乐家。在他12岁那年,自幼在古典音乐薰陶下,却偏偏醉心起爵士乐起来。记得那一年,他好奇地问钢琴老师,除了莫札特(1756~1791)、贝多芬(1770~1827)和萧邦(1810~1849)之外,这个世界是否还有其他类型音乐呢?”

老师跟他提起了爵士乐,她从一本专门写给青年钢琴手的爵士乐音乐练习簿子中,选了一首曲子来弹奏。不听则已,一听之下,他惊呆了,“它像是一道闪电击中了我的全身。”那是奥斯卡彼得森(Oscar Peterson)充满热情爵士曲风的作品,他从此爱上了爵士音乐。

“我于是飞奔到唱片店里,寻找爵士乐作品,尚记得,店员把我引到一个摆满了爵士乐CD的房间。”自此之后,“每一天放学后,我都第一时间冲到那家店,打算把店里所有爵士乐CD逐一听完。”他连串的疯狂举动,最终还是引起当初声称给他自由选择的双亲担忧。

“他们追问我为何放学不回家,都去了哪儿?”他只好从实招来,结果,父母为了让他乖乖地待在家里,宁可花钱购买CD机给他聆听这些爵士乐,“初时父亲还是有点儿不高兴……”我问他为什幺?

“我每天至少听上8个小时,父亲不得不一直说:克劳德,够了…够了……把它关掉。”他透露,从当初的质疑到今天,父亲还是引以为荣的;在他小时候,父母亲经常给他的教诲是,不管一个人多幺成功,都必须当个谦谦君子,而他一直都把这个做人谋事的哲学融入生活中,以及永远都在学习。

说到学习,他提到了国际爵士乐传奇人物贺比汉考克(Herbie Hancock,77岁),他就曾与这位来自美国奥斯卡金像奖与格莱美奖的爵士钢琴家有过一面之缘,“打从18岁开始,我就知道爵士乐领域有此一号人物,他在爵士乐专业领域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两年前,他俩有过长达一小时对谈,觉得钢琴家为人谦和,与此同时,他也得到最重要的启示:“成功需要失败的经验”,“一个人需要经得起失败的洗礼,因为那是成功之母。”

主动出击
成就音乐版图

克劳德迪亚洛一针见血地说,身边有很多有天资的音乐家同行,可惜的是,他们只是逕自在家里不断练习,并等着电话响起,“其实电话不会响的。”而他跟他们不同之处,在于他主动地拿起电话给人拨电去。

“我用了经营一门生意的模式,成就自己的音乐版图。”这说明了一点,机会不会从天降,但机会绝对是留给有準备并擅于经营的人。说到此,不得不提他的个人网站。

该网页不仅资料充足,还分别具有英文、法文、西班牙、中文等8种语文版本;不说不知,他凡事都亲力亲为,只要他人替他翻译后,他就上传网页:“看来,我需要更勤快地更换状态了。”

他表示,若是真的想要成就一门专业,就要善用各种网络功能,信手拈来的就有微博、面子书、YouTube、Instagram、Twitter等,“我们不只是要会玩音乐,还要懂得善用这些平台啊!”

开拓音乐路
需要人脉

过了千禧年,当时19岁的克劳德迪亚洛只身去到了美国,“那是爵士乐形成的关键地点。”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爵士乐(Jazz)是一种起源于非洲形成于美国的音乐形式,诞生于19世纪末的美国密西西比河畔港埠新奥尔良(New Orleans),“我当时告诉自己, 一定要到那里去探个究竟。”

那一次开眼之旅,让他下定决心到美国进修爵士乐,23岁至26岁这些年间,他在美国波士顿一所举世闻名的独立音乐学院——伯克利音乐学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修读音乐表演学士学位,他有幸求学于当代杰出的爵士乐教育家查理班寇斯(Charles Banacos)门下。

“我在这里拥有了人生最美妙的时刻。”他要对所有热爱音乐的年轻人说:“这是全球最好的音乐学校!”华人流行音乐的金曲歌王——王力宏,也是毕业于这所名牌音乐学院。

从瑞士千里迢迢到美国,他在伯克利音乐学院学到的,不只是音乐与乐器的驾驭能力,同时,他已知道人脉关係在未来的音乐事业中有多重要,例如:你认识了谁?你如何表现自己?在这段深造生涯,他遇到了许多重要的人物,“他们为后来的我打开了许多道门,从而成就我这一门专业领域;若非如此,我仅止于在自己的家乡当个好的钢琴师罢了,而无法超越这个界线。”
结合400人力量
爱乐者向东移

一直以来,人们都会觉得爵士乐有那幺一点遥远,或者有那幺一点遥不可及。克劳德迪亚洛解释,由于爵士乐有新旧之分,前有美国爵士巨人路易阿姆斯壮(Herbie Hancock)的传统爵士乐风,后有爵士天王贺比汉考克(Louis Armstrong,1901~1971)的当代爵士风格。

“与此同时,全球每个国家都有其独特的爵士乐风,像我,瑞士本来就没有爵士乐,但我还是玩起爵士乐来了,其实我们都在运用同一种语言。”然而,这种状态对内行人而言是看门道,对外行人而言却是看热闹,更多是一知半解或混乱不清。

这是普罗大众对爵士乐不清楚则不敢靠近的原因之一,为了拉近爵士乐者与群众的关係,克劳德迪亚洛于2014年在瑞士成立一个基金会,让瑞士东部的爵士乐手们推动这个地区的爵士乐。

他指出,提到瑞士的爵士乐,大家自然而然想起的是伯恩、苏黎世或日内瓦等区域的爵士乐手,“在东部的爵士乐手仿彿成了被遗忘的一群人。”在现实世界里,不会有人为你的存在感、价值而奋斗,除了自己。

举办活动带起风潮

于是乎,他成功凝聚了近400人,并成立“Eastern Switzerland Collective”,并不时举办林林种种的爵士活动,例如音乐会、即兴演奏等,同时定期向媒体汇报他们的进展,“苏菲亚伯莱与路卡也是其中的一分子。”

经历了长达3年深耕的日子后,他们这群来自东部的爵士乐手,终于有机会在该国国家电视台、电台等平台崭露头角,“庆幸的是,我们获得社会群众的认识与认同。”他透露,现在的瑞士人都会到东部了解他们玩的爵士乐。

作为一个国际爵士钢琴家、作曲家,他也孜孜不倦地告诉全世界关于他们的音乐和他们的故事,“看来,这有很大的助益。”他继续解释:“像人们在观赏一场歌剧时,都会通过场刊了解内容。实际上,观众渴望被告知所有的情节。”

因此,当他走上舞台表演时,除了弹奏自创或是别人的爵士曲子,尝试让观众了解每一首曲子背后的构思。正如是次演奏会,他就解释在美国纽约居住10年后,终于跟女朋友在瑞士置了一个新家,因此,他创作了《I Found A New Home》这首爵士作品。

谈「琴」说爱
永远的推动力

至于 《Haoua》,那是克劳德迪亚洛在纽约与一个非洲索马里女人的相遇过程,“当我进入那个空间并望见陌生的她时,仿彿有一种熟悉感,仿彿她懂我的一辈子。”他解释,这种“一见锺情”并非男女之间的爱,而是彼此心与心的交流,儘管他们之后也没再见面,他却把这段奇遇写成爵士乐曲,让听众感受那股似曾相识的不可思议能量。

为了向群众掀开爵士乐的面纱,让爵士乐走出神秘,他当下正着手做的一件事是,利用网络传授钢琴爵士乐,目标是中国爵士爱好者,“我将会用华语讲解。”

当然,一个西方大男生之所以有学习另一种语言的推动力,除了工作需要的理由之外,“女人是永远的理由。”他因着先后情牵于台湾和香港女子,并曾经在上海过生活度日子,所以把华语学好、学棒了!

如今,一直游走在美国与瑞士的他,则善用这个语言传递他的音乐美学,“这是多幺不可思议的事啊!”他一直都有机会跟新晋爵士乐手打交道,心中有一番话:“一定要找机会让人们听到你的音乐,不能守株待兔!”他也经常给苏菲亚和路卡叮咛,所以这次把他们带来吉隆坡表演。

“时下很多玩爵士乐的年轻人,最常犯的错误是,误以为爵士乐始于70年代,他说“更久以前的爵士乐呢?不论是新或旧爵士乐,它们都是形成爵士乐风貌的其中一部分呀!” 再来,玩爵士乐的年轻人需要打开心房、开放思想,并且俱备跟其他人解说爵士乐的沟通能力。

音乐天使
宣传和平

不管是想当爵士乐手,还是单纯地做个欣赏音乐的人,都要学会“开心”,克劳德迪亚洛说:听音乐就像吃东西,唯有不断嚐试不同国家或地域的美食,才能打开并拥有丰富且美妙的味蕾经验,“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从最初的爵士乐开始听,一直听到你想要并享受的爵士乐,即可在那个年代的爵士乐流连忘返。”

至于爵士乐走到今天,它在当代社会扮演怎样的角色?众所周知,在爵士乐发展史中,人们最初用它来表达对社会、对生活的失意、不满和愤怒,发展迄今,正如贺比汉考克所言,爵士乐的创作以人道关怀为主轴,“它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并且融合不同国家的文化,爵士乐可以成为和平、善意与文化交流的‘大使’!”经过岁月洗礼的音乐,总是让人听出绝美的滋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