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构自己的时代,夺回文化权力!──与插画家氢酸钾对谈(一)

架构自己的时代,夺回文化权力!──与插画家氢酸钾对谈(一)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来做这个採访,但限定一个时间点,在这之前抓出重点。人与人的对话,总能打开最大的经验值,而且产生不同的提问和互动。

氢酸钾的插画像是在召唤日治时期的生活记忆工匠美学。他的画中有当时阿公阿嬷的日式教育、时代歌曲、美术养成环境,仔细听他谈话,会发现他对于日治时期的台湾考究极深。他总说,现在的台湾与以前的台湾不同,有了一层断层,无论是美学、文化上都无法顺利衔接;但我感觉他是以自己的风格在尽力弭平这个差距,他将生硬的台湾文史结合了时下流行的生活物品(如 T 恤),让属于民间的部分重新走回民间,把分享的权力重新拉回到我们自己身上。

你的画作像是架空的日治时代,当初怎幺会想创作这样的画面?

我的画作可以分几个部分,年轻的时候与许多创作者是一样的,喜欢什幺就画什幺;但是当有点年纪时,也就是大概三十多岁的时候,开始思考创作的本质。在台湾,创作者的创作可能跟自己的文化还有生活是没有关连的,完全只取决于社会的流行性,或者是市场表面的需求;但是我并不想要如此。我对我创作有基本要求,必须是一系列的,而非单纯喜欢画什幺就是什幺。于是我也思考自己的创作主题该是什幺呢?主要是因为我从小在彰化的乡下长大,我阿公阿嬷就是现在大家最流行说的「皇民」,小时候我们家过两种年,一种是农曆旧年,一种是新曆年,阿嬷称之为日本年。小时候我的生活经历与感受,直接继承自阿公阿嬷,所以是很多人没接触过的,这也形成了我的创作风格。

你在彰化待到多大?

大概是幼稚园到国小一、二年级,直到我在中船工作的爸爸从基隆调到高雄去,我们全家就跟着搬去高雄了;大约国小、国中毕业又回到彰化。不过,高雄对我也是很深的体验,尤其是我住小港,小港算是工业重镇,那边很多移民村,我们的学校校舍与周边都没有人住,但规画得井然有序,每排每排都是日式房舍。我们家住在中船的社区,要去学校都会经过这些空屋。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高雄很多日式宿舍,与现在印象中的台湾不太一样;经济发展没有那幺快速时,建筑保留的反而比较完整。创作就像写论文,端看你能否提出新的观点,而因为古早时期的台湾较少人接触,反而能成为新的东西。而且,当我年纪大一点时,有去寻找为何会有这些东西,我们这代的好处是网路崛起,资讯取得相对容易,不像以前那个年代一定要靠阅读书籍。透过网路能找到的东西会越来越多,真相越来越明确。长大的探询加上小时候的印象,都让我有动力以此为主题创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