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香江音乐剧轻飘飘 飘来大马谈恋爱

架势堂.香江音乐剧轻飘飘 飘来大马谈恋爱


特约:子若
图:陈梓健、受访者提供

今日登场
香港音乐剧金牌领军演戏家族艺术总监彭镇南上年个星期,来自瑞士的钢琴家、作曲家克劳德迪亚洛(Claude Diallo),让我们度过了一个很瑞士的爵士乐夜;今日《架势堂》则是香港演戏家族艺术总监彭镇南执导的广东音乐剧《恋爱轻飘飘》,让大马观众有一个很开怀却不乏省思的夜晚!

走过情山万壑 寻觅爱的答案

但凡欣赏过《恋爱轻飘飘》音乐剧的人,大部分都给予高评价,彭镇南导演这位过江龙不是省油之灯,《恋爱轻飘飘》这部15年长寿剧也非虚有其名!

看了《恋爱轻飘飘》这部音乐剧后,每个人在爱的路上是否都轻飘飘,我们不得而知,然而,爱情这东西一直都是尘世男女穷尽一生探索的命题。

你以为找到了今生最爱的人,却可能在下一秒因着某件小事而灰飞烟灭;你以为这一辈子都找不到你想要的那个人,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爱情到底是怎幺一回事,真的到老、到生命幕帘垂下那一刻,人们都可能还是一知半解。

每个答案背后都隐藏风险

在这部香港都会爱情音乐剧里,有港人典型的抵死幽默,却又不落痕迹地让人喜极而泣,在每一段哭笑停、停笑哭之间,若有所思所想所悟,甚至有所失。当音乐剧接近尾声,在爱情这个命题上,彭导演给观众带回十道问题,回答的方式很直接、很简单,只不过,每个答案的背后却隐藏着风险!

若然是未婚者,你可以当作一个很好的测验,看看自己应该往前走,还是需要走回头路;换作已婚者,就把它当作一次检视,看看内心第一时间给出的答案,是否有出卖了你的外在表现。

这些答案无需告诉别人,自知就好了;这些答案也没有对错,旨在让你釐清未来的爱情路;走出剧场,望着眼前的月黑风高,相信剧中的某一幕、某句话势必与你曾走过的爱情千山万水产生了碰触,并让你寻找到更明确的答案。

有人试图在一部爱情音乐剧里找回浪漫的玫瑰花香,重拾爱情应有的轻飘飘;给了人们在平常日子里一个最妙不可言的惊险记;这个六月天,有香港演戏家族艺术总监彭镇南导演飘洋过海给我们经历这一切,把脑袋、心灵一併轻轻地、轻轻地敲醒!

架势堂.香江音乐剧轻飘飘 飘来大马谈恋爱走在音乐剧导演这条路上,彭镇南由始至终保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他今日凡做的事,都是在给未来铺路,希望把路铺得好一点,将来不论是自己还是下一代,都能走得更顺。

锺志荣包办词曲
我们贡献演技!

早在1991年,彭镇南导演与一众热爱戏剧的香港演艺学院毕业生创立了“演戏家族”这个独立艺团,致力推动香港戏剧发展,提及演戏家族在音乐剧的启航,于1994年首演的《遇上1941的女孩》是演戏家族的第一部原创音乐剧。

“当初创团的宗旨是发挥个人所长,而锺志荣是我们的同学之一,他的强项是音乐,他想要做一个音乐剧,也就顺理成章贡献他的音乐才华,大伙儿也跟着他去做了!”那一年,锺志荣包办了音乐剧的词曲,也因着这部音乐剧,令剧界观众认识了后来被称为音乐剧殿堂级人物的锺志荣。

至于它的原创剧本,则是由后来写出经典电视剧《天与地》及《金枝慾孽》的舞台剧金牌编剧、编审周旭明所创作。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并主修表演的彭导演说:“我们就贡献演技了!”这个音乐剧甫推出,旋即大获好评,并于同年荣获第三届香港舞台剧奖“最佳创作音乐”。

然而,彭导演表示,这并不是令演戏家族或是他本身从此走上音乐剧之路的转捩点,“在完成这个音乐剧后,我到英国进修舞台导演,也到了俄罗斯进修。”这一趟介于1994年至1998年之间的出走,他先后考获英国伦敦密德萨斯大学(Middlesex University)表演艺术学士及舞台导演硕士学位。

西班牙导师赠良言
未来执导音乐剧

留英期间,彭镇南曾随法国戏剧大师菲利普高利耶(Philippe Gaulier)进修演技,并赴俄罗斯莫斯科艺术学院研习契诃夫戏剧,“这是一次开眼之旅!拓宽了我的戏剧眼界。”当中,发生了一个令他迄今无法忘怀的小插曲。

尚记得,他在西班牙上导演课,“当时,我需要做一个习作,可惜,我不谙西班牙语,但我需要一班演员演出我的习作呀!”他当时苦苦思索要怎样才能跟他们沟通。于是乎,他选了音乐和构图,以表达自己要讲的故事。

“我选了一些现成的音乐,再把一首香港音乐翻译成英语,找人将之翻译为西班牙语,依靠一点简单元素说出我的故事、我的世界。这个无名的习作完成演出后,当时的西班牙导师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你应该是一个音乐剧的导演。”

听罢这句话,他当下感觉是非常可笑,“我觉得自己唱歌不特别好,也非经常听音乐,为何我会成为音乐剧导演呢?”他扪心自问并不憎恨音乐剧,若有机会也可以试一下,但,心里还是对这一番话耿耿于怀。

“我为何会是一个音乐剧导演,而不是戏剧导演?导师也不过单凭一个习作,怎幺就此下结论?”导师的这番结论,完全超出他的理解之外。

不必迷恋海外名牌

直至彭镇南完成海外进修,回到香港之后,继续参与演戏家族的活动,并与锺志荣再次合作,共同製作沈从文的《边城》音乐剧,再次创造非常好的口碑,这部剧更在香港舞台剧奖囊括多个奖项。

尔后,他与在纽约大学选修音乐剧作曲的高世章,携手合作把德国戏剧大师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的经典剧作《四川好人》,改编为音乐剧,“他的专业知识,再次令我眼界大开!”有了这个珍贵体验后,他心中的云山雾罩终于得以拨开了,“音乐剧原来还可以钻研,这里头还有很多新东西是需要我去学习的。”

此后,他那股劲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再接再厉再与高世章共同为不朽的民间传奇谱出新的乐章,成就了原创音乐剧《白蛇新传》、与香港着名作曲人及歌手伦永亮二度合作,先后带给观众《花far世界》和《雪后》;直至2009年,把日本作家柳美里的小说《在雨和梦之后》改编为《一屋宝贵》后,演戏家族的音乐剧可说是到了脍炙人口、家喻户晓的阶段了。

不藏私,分享宝贵经验

“在完成了这幺多场不同类型的音乐剧后,发现自己在累积了好些经验,而这些经验只有少数香港人能够拥有。”他指出,在香港创作音乐剧的剧团多半属于兴趣性质,反观,他得以有机会与很多相关方面的专才合作后,经历也更趋向专业化了。

“我不能把这些经验私有化啊!我是不是应该与大家分享,再去传承呢?”在他看来,香港应该拥有自己的音乐剧文化,“所以,一定要成就这才是正确的。”此后,擅长在细腻动人的感情中演绎宏大主题的他,积极探索香港本土特色的音乐剧场。

与此同时,该剧团更致力将香港优秀作品带到其他地区,他认为,亚洲区各剧团之间应该有更紧密的连繫,共同发展出本区域的独有音乐剧文化,而并非一定要花大钱去购买海外的名牌音乐剧。

正如这次《恋爱轻飘飘》在大马的演出,除了香港演员之外,该剧也让本地剧场演员洪绣晴和谢婉茜担纲演出,“我们也能创造出自己的音乐剧文化本质,只要做出素质并继续发展,效果与成果是乐观其成的。”

架势堂.香江音乐剧轻飘飘 飘来大马谈恋爱大马专业演艺製作公司浑製作(ONZ Productions)把演戏家族的《恋爱轻飘飘》带入大马,让我国观众有机会接触属于香港本土的原创音乐剧,同时,也见识了彭镇南导演恢宏细腻的执导功夫。

音乐剧多样化功能
娱乐观众并解压

是命运的使然也好,还是人生的意外也罢,彭镇南最终还是走上了音乐剧这条路,应验了西班牙导师的话,并且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音乐剧导演。这些年来,其重要音乐剧作品如《边城》、《四川好人》及《一屋宝贝》,均获香港舞台剧奖“最佳整体演出”。

与过去他认定自己最擅长的戏剧作比较,他认为,音乐剧与戏剧仅止于形式上的不同,“它们最终目的是跟观众分享我们想要传递的议题,它包括了生命、生活与精神需要,这都是让人值得一再去做的事情。”

当人们身处于这个凡事讲求速度,同时充满负面情绪的社会里,他觉得,一部齐集音乐、舞蹈与戏剧的音乐剧,固然能发挥到戏剧该有的角色,同时,兼具轻鬆活泼的一面,给观众带来欢乐并起解压作用。

“如此多样化的功能,使得音乐剧的接触层面更为广阔,在推广戏剧文化起着非常大的作用,更能够把群众带进剧场。”

在有限条件里 保持最佳素质

然而,走在艺术这条路上,挑战从来都是无所不在,问彭镇南最大的挑战是什幺?他沉默了好阵子,才开口说道:

“其实,环境的限制确实带来资源上很多不足,然而,真正的挑战在于自己,那就是如何让自己把方方面面做到专业化,从剧本、演员、作曲到琴师等,皆务求自己做到最好、达到最高标準。”

在他看来,这些挑战其实是在维持个人的警觉性,“当环境条件不足时,很容易让人放弃。 ”但他声称,不管金钱还是时间面对有限的时候,有些底线是绝对不能妥协的,“我们必须在有限的条件里,保持最好的素质。”

一直以来,儘管路上充满荆棘,障碍重重,他始于抱着一个坚定不移的信念,那就是他今日凡做的种种事,都是在给未来铺路,“希望把路铺得好一点,将来不论是自己还是下一代人,都能走得更顺。”路不怕难走,最重要是走得有决心、走得值得,这或许是源自狮子山脚下成长的彭导演,与生俱来的核心精神与价值吧!

众所周知,狮子山是香港人艰苦打拼的精神化身,而自幼对着狮子山和启德机场的他,走上香港音乐剧金牌领军之路,绝非偶然!下期《架势堂》,继续让彭镇南为读者分享这一路来实践的狮子山精神。

上一篇: 下一篇: